漢本遺址發現到更早期的二次文化層

資料提供日期: 民國104710

資料提供單位: 公路總局蘇花公路改善工程處

提要:漢本遺址發現到更早期的二次文化層

內容:

漢本遺址是一個令人驚訝萬分的遺址,不但所處的環境區位特殊,出土的文化內涵更是嘆為觀止;在先前進行遺址文化的確認後,發現和十三行文化有關,後續又發現到更早期的二次文化層,且在工程橋墩基礎底的範圍內確認需要進行考古搶救後,持續進行發掘工作至今。在進行遺址搶救的過程中,發現到下層文化層所出土的遺物和遺跡結構極為完整且豐富,由於發掘的深度愈來愈深,使得發掘的難度大幅提高,加上氣候多變,時常會因大雨造成考古探坑坍塌或是積水而無法進行工作,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辛苦努力的發掘工作所得到的成果也是豐碩的。

 

(圖1P2-S全坑照,可見坑中有3個平台生活區,左側為一石板鋪面走道,三個主要平台皆有石板鋪面作為生活空間。

(圖2P2-S直立巨型石板,疑似祭祀空間的象徵巨石,作為祭祀的主體。

首先,在所搶救發掘區域出土的遺址結構,可以看到二次文化層的居住區域相當完整清楚,漢本遺址生活的人們會根據地形的不同來做相對性的使用,平坦的地區作為居住、祭祀等空間,而較陡峭的地形則做成階梯狀的擋土結構,在土地利用方面,可看出使用率相當充分,也顯示地窄人多的情況,而在此文化的祭祀空間發現到二塊大型的直立石板,周遭還有些許的小型直立石板,可推測應為主要信仰的象徵意義。而在二次文化層的遺物出土方面,除了一般較常見到陶器、石器及骨製品產量豐富外,還有許多相當具有意義的標本物出土,如陶製的動物頭型製品,或是雕刻了許多人形的骨制飾品,另外還有打製成動物形狀的石片裝飾品或是利用不同的石材刻磨成至今尚無法確認用途的石器等,皆有相當重要的研究意義在其中。除了二次文化層中所出土的精采遺物與遺構外,第一次(十三行文化)文化層中也陸續有許多新出土的珍貴標本,如帶骨柄的鐵刀、鐵矛、玻璃手環、青銅刀柄及青銅器等等,還有帶紋飾的金箔片出土。

在目前考古發掘的過程中,最難處理的當屬墓葬,目前已經處理超過100具的墓葬,每一個都不能馬虎,每一個墓葬所代表的意義可能都不同,需要細心的發掘可說是雕琢,並測繪、拍照、撰寫紀錄,當作自己的家人一般呵護,所花費的時間相當多,但也得到的相當珍貴的資料。現場的考古工作隨著發掘出土的遺物越多就越需要小心處理,深度越深—有些已經在地表下68公尺—施作難度上相對提高許多,也越容易受到天候的影響。

從目前的資料而言,漢本遺址的重要性比較同一時代的新北市國定十三行遺址、台東縣縣定舊香蘭遺址,均更形重要。和交通建設衝突的部分勢必進行全面搶救發掘。考古隊工作人員在日以繼夜的工作過程,抱持維護台灣歷史文化的決心,也真誠面對古代的人們,細心的清理古漢本人和生活空間,以便留下歷史證據。

交通部公路總局蘇花公路改善工程處

聯絡人:邵處長厚潔

聯絡電話:03-9592000101

點閱: 144